凌晨4点,跆拳道馆老板“上厕所”后不见了,十几个退费家长懵了:我们等了二十多个小时了

3月29日凌晨4点,本该是家长们安睡的时候。但在长沙岳麓区看云路润芳园四楼的聚英跆拳道,彻夜未眠的家长们发现一不留神,该跆拳道馆的“老板借上厕所从安全门离开了”,此后便一直未能联系上。这是怎么回事呢?近日,陈女士从道馆工作人员处获悉可以给儿子升级黑带一卡通,费用23000元就能让现在处于黄绿带的儿子一直学到黑带,还送道服、道鞋和护具。

于是,陈女士选择首付50%,余下分期付款的方式,在3月25日再一次缴纳了11500元学费。让她意外的是,3月27日下午送儿子上课时还一切正常,但在3月28日下午送儿子上课时,她与其他家长就觉得“不对劲”了。多位家长表示,他们之所以愿意升级这个“黑带一卡通”,也是因为交费时马教练承诺会亲自把这几名孩子一直带下去。

在该馆内张贴的一张价格表上,也对各项目进行了“明码标价”,其中跆拳道“黑带一卡通”的价格为42800元。另一位家长黄女士就先后交了3万多元,将年卡转成了“黑带一卡通”。家长们表示,3月28日上午有课时安排的孩子都正常上了课,但当天下午的课就没看到马教练身影了。

她们当即联系马教练,但被告知“在外面学习”。对于马教练的这一说法,家长们并不认同,并且后来再联系他时便得不到消息回复。家长们还表示,一直以来她们得到的消息都是马教练是道馆的股东,家长们也习惯称他为“馆长”。

但家长们通过当时在馆内的实习教练联系上“道馆老板”田飚时,才知道这家聚英跆拳道馆换了老板,并且改为了加盟模式。家长们于是开始联系田飚,希望他能到馆里来给大家一个说法。在联系的过程中,家长们还找了当地工商部门,并发现在他们与道馆签订的服务协议中,前后所盖的章是不一致的。

彻夜协商至凌晨四点,老板“借上厕所离开了”3月28日傍晚六七点,家长们见到了“学习回来”的马教练,到晚上9点时,一直守在道馆没有回家的家长们“第一次见到了老板”。陈女士透露,当时一直守在跆拳道馆里的大约有十多名家长,其中只有两个家长提出全部退费,其他家长的态度是将部分费用转为年卡,一年后如果可以再继续给孩子报名。陈女士说,对于家长们的诉求,“田总一直在打电话,只说可以派教练,退钱不行”。

包括陈女士在内的多名家长表示,在沟通中,田飚还对她们说:“我没钱,要不然我就再招新生,招了新生再给你们退钱。

截至3月29日下午,家长们都没能再联系到田飚,而她们已经在聚英跆拳道馆里待了二十多个小时。

“如果老板留在现场,是有办法解决,可以正常上课的。

3月29日下午,和家长们一起守在润芳园四楼的聚英跆拳道馆里的还有马岩磊教练,被问到事情经过时,他如此说。

马岩磊表示,平时家长们的报名缴费,他在收到的当天都会用微信悉数转账给田飚,后者每月给他发工资时也是通过微信转账。他还声称:“老板还欠我两个月工资。

我也在找老板。对于家长们现在守在跆拳道申请退费一事,马岩磊认为:“如果老板不离开,是有办法解决,可以正常上课的。

家长李女士也说:“鉴于他在和平协商的情况下,毫无预兆逃避的行为,我们大部分家长对这个馆没有任何信心了,觉得他们没有任何责任感。

就算之后还能继续经营,我们也会有担心,所以如果孩子愿意继续学,我们可以找其他的机构。家长们还表示,这家聚英跆拳道馆涉事有约140位家长,目前已联系到70多名家长,初步统计涉及总费用已达80多万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