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人像的凸眼造型,原创仍旧接受,陕西一件陶器留住线索

作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三星堆文明可谓一醒惊天下,别具一格的文化风格,尤其是神奇的外凸大眼造型,带给世人无限遐想,以至有了三星堆是外星文明的猜想。三星堆眼睛造型到底源自何方?陕西一件上古残破陶器揭开端倪,如果追根溯源的话,三星堆别具特色的眼睛造型极有可能源自黄河流域的古华夏族。

甲骨文中的蜀字,是一条有着大眼睛的虫子,眼睛部分极为突出。

巧合的是,三星堆文明中的众多青铜人像,眼睛部分无一不让人印象深刻,也都是极为的突出,纵目成了人们印象中的古蜀人的独家标志。然而,在陕西西安杨官寨遗址,2008年考古出土一件残破陶器,这件陶器奇特在于:黑色的残破陶片有半个手掌大小,高7.2厘米,上面有一只非常完整的大眼睛,眼睛突出眼眶,与三星堆人像凸眼造型非常相似,在眼睛的左下侧和右下侧,各有一只较为完整的鼻子。这件大眼睛陶器有何用途,如今还不清楚,或是与某种文化有关,或是某种祭祀性礼器。

杨官寨遗址位于西安高陵县姬家乡杨官寨村四组东侧,泾河北岸开阔的一级台地上,总面积约60万平方米,是仰韶文化时期一处罕见特大型原始先民的聚落遗址,距今约5000—6000年,而仰韶文化距今7000—5000年,分布于黄河中游的广大地区,考古认为“华夏”一词中“华”的概念应该出自仰韶文化,仰韶文化是由古华夏族所创造。从文化起源逻辑上说,三星堆凸眼文化要么源于生活,要么有所继承,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从三星堆先民的来历来分析,三星堆凸眼文化可能就继承自杨官寨遗址或仰韶文化,甚至三星堆先民也可能源自黄河流域。

1995年,在四川成都市新津县城西北的龙马乡宝墩村,考古发现了“宝墩遗址”,后来陆续发现的都江堰上芒城古城、崇州紫竹古城、双河古城、温江渔凫古城、郫县古城镇古城、大邑县盐店古城与高山古城等七座在文化上和宝墩遗址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遗址,于是被统称为宝墩文化遗址。迄今为止,宝墩文化是成都平原能追溯到的最早的考古学文化,其中高山古城是宝墩文化中的最早出现的古城。通过下图可见,宝墩先民自高山古城开始,就不断向北迁徙,政治中心不断变化,考古显示在800年内宝墩先民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只是周而复始的迁徙。

宝墩文化与三星堆、古蜀国有何关系?根据多年考古研究,如今可以勾勒出古蜀文明的发展脉络:距今4500年—3700年,成都平原上的古蜀文明是宝墩文化代表的史前古城群;距今3700年—3100年,古蜀文明的代表是三星堆文明;距今3100年—2500年,是以金沙遗址为代表的十二桥文化;距今2500年—2316年,是以成都商业街船棺、独木棺墓葬为代表的战国青铜文化,最终公元前316年秦国司马错灭蜀,古蜀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

需要说明的是,三星堆遗址时间跨度为距今4800年至3100年左右,分为四个时期,其中第一期又称宝墩文化时期,出土文物比较简陋。在距今3700年后,古蜀国政治中心转移到三星堆遗址后,三星堆文明才迅速发展,如今发现的令人震撼的三星堆文物,多是公元1700年之后的。

在四川阿坝州茂县凤仪镇境内,考古专家发现营盘山文化遗址,距今5500—6000年,与杨官寨遗址处于同一时代,是迄今为止岷江上游地区发现的地方文化类型遗址中面积最大、考古工作规模最大、发现遗存最为丰富的遗址。学者猜测,宝墩文化可能是由营盘山文化发展而来的。

营盘山遗址位于岷江上游地区,位置非常关键,可以连通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是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一条非常重要的文化走廊和民族走廊。

由于区位优势,营盘山先民可能继承了杨官寨遗址的大眼睛文化风格,并将之传播到了古蜀国,或者作为古蜀国的前身而传承了这种文化。甚至还有一种可能,营盘山先民可能源自仰韶文化,就是古华夏族迁徙到了营盘山地区。综上可见,不能说三星堆文明是陌生、未知的,就认为它是外星文明,实际上追根溯源的话,三星堆的文化风格,在中国很多遗址中都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只是目前缺少足够的证据链将之连接起来,相信随着地下文物不断挺身而出,不久的将来可以揭开蒙在三星堆脸上的神秘面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