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力障碍儿童除了助听器之外,还需要什么?没错,语言矫正

当我们听不见声音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许多成年人在遭遇了生活的困苦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逃到一个安静且没有人打扰的地方,认为这可以给他心灵以暂时的安宁。于是,在网络上有一群人想要尝试听不见声音的感觉,他们觉得听力障碍或许是一种最好的方式。可惜,他们不懂听不到声音的世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孤寂和煎熬。

明明那个人就站在面前,明明他无时无刻不在说话,但你就是听不见他说话。直到对方有些无奈,你才能从表情上猜到些许端倪:哦,原来他是对我听不见声音这回事无奈了。沈从文在《围城》里面说过: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城外面的人想进来。

这话放在听力障碍这个问题的两面可谓是恰到好处。那些饱受听力损伤影响的人群极力想要让自己能够听见声音、能够正常说话,可那些已经厌烦声音、厌烦说话的人却极力想要让自己听不见声音。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大众还在忙着科普听力障碍的危害,还在争论要不要借着“社恐”的名头去拒绝那些不必要的交流和沟通。

他们哪里知道听力障碍的出现,将会对一个儿童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那是一个几乎影响一生的后果,谁也无法预料的后果。

声音-耳道-中枢神经-布罗卡氏区-信息转移-语言逻辑-语言表达,一个复杂的路径展现出来,作为听力障碍的它正好处于耳道当中,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随着时间推移,听力会继续遭遇不可逆的损伤,如果孩子这时候还未恢复语言,恐怕一生都难以开口。

事实上,有不少来过我们机构的听障儿童的性格普遍都有些暴躁、急躁的表现,比如矫正师引导他们尝试发音时就会显得很不安,多尝试几次之后就会变得急躁,从而拒绝配合矫正师的动作。还有些听力受损情况不那么严重,且及时佩戴助听器的孩子,他们的心理状态则健康得多,不仅可以正面看待自己听力受损的问题,还能用相当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生活。可见,听力障碍对儿童造成的影响相当复杂,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趋向于消极自卑的情绪。

但是,从大范围的数据来看,听力障碍还是会造成多数听障儿童性格和心理上的缺陷,例如性格暴躁、情绪低落、心理自卑等等。为了避免这个问题,矫正师一般建议父母和孩子多进行互动,用正面的态度鼓励孩子,让孩子本身的心理状态尽量趋于正常。说话发音是每个人的天赋和技能。

每个孩子的语言从出生后就开始发育,他们通过耳道接收着外界的一切信息。绝大多数孩子的语言就是从这些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得到了最基础的知识,这些从耳朵里面进出的信息就成了孩子语言发展的动力。

可一旦听力受损,声音信息的输入就出现了问题。

这个时候,助听器的出现挽救了许多儿童的未来。可只有助听器却没有配套的语言恢复训练,孩子还是难以和人正常沟通,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语言矫正,应运而生。相较于其他语言问题来说,听障儿童的语言矫正更为麻烦一些,这是因为听障儿童缺乏必要的字音基础,且对相似字音缺乏足够的认识分辨能力。

为了让听障儿童也能够好好说话,听障语言矫正便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一般来说,听障儿童的语言矫正要将音素和动作搭配起来进行,这样有利于孩子依靠动态的动作来理解音素的含义,而后带动口腔慢慢习惯发音。时间一长,他们的语言就会得到恢复,语言能力也会出现增长。

对听障儿童而言,助听器和语言矫正同样重要,前者是硬件基础,后者是软件输入,因此缺了哪一个都会出现语言上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