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田:课改,为培养填补一抹亮色

这是2014年学校科研年会上的发言稿,现在似乎退步了——题记记得一位教育专家说过这样一句话:教育也许不能改变学生的本色,但我们要尽力在他们的本色之上增添一抹亮色。关于课改,我现在也有类似的观点。课改一定要发生在课堂上,最初的探索就是想为课堂增添一抹亮色。

在去年学校的科研年会上,我以“在课改的道路上砥砺前行”为题汇报了我践行课改、尝试“小组合作学习”的历程和收获。我借用三句宋词描述了在学校的推动、支持、帮助之下,我从杜郎口学访开始,学习课堂理论,模仿别人做法的体验和感悟。

2011年秋天“两省三校同课异构”展示活动之后,我总结出了“三步两测”课堂模式。

2012年夏天“第二届全国高效课堂博览会”之后,我提炼出了支撑这个模式的三个支柱:小组划分及建设是小组合作学习的发动机、导学案是小组合作学习的路线图、有效的学习评价体系是小组合作学习的助推器。

从2011年的《爱莲说》到2014年的《最后一课》,小组合作学习在《敬畏自然》《端午的鸭蛋》《沁园春·雪》《作文评改展示》《怎样把记叙文写具体》《看云识天气》这些公开课的检验中逐步走向成熟。与此同时语文课堂面貌和学生语文素养在一点一滴地发生着变化,我的探索为课堂增添了一抹亮色。

不管课改的意图如何,最终还是要经受分数的检验。2013年的中考语文成绩表明,我所尝试的课改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从实验的角度来看,这件事算是成功了;从工作的角度看,成功了就要继续。

课改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意义”和“意思”并不能抵消其中的辛劳和困难。当面对人数倍增、质量下降的初一新生时,一想到课改,我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况且周围时不时还能听到对“小组合作学习”的质疑、否定。

但是这些都没有动摇我坚持自己的做法。因为经过三年的尝试,我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小组合作学习”这种方式的优越性。它是实现第八次课改所倡导的由重教师教向重学生学转变的一个手段,也是提高学生学科素养、落实素质教育的一个策略。

对我而言还有一个想法在支撑着自己的做法。那就是我认为小组合作学习不止是一种实现课堂改革目的的手段,更是一种幸福美好的生活方式。一个孩子从三四岁的幼年起到十八九岁的成年,十几年的岁月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度过。

他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学习。学习方式可以说也是他的生活方式。我们往往想着不管怎样,只要最后他满意、荣耀地从这个学校毕业就好了,这几年学习生活的实际感受和内心体验仿佛并不重要。

但是如果在这数千多天的学习生活中一个孩子体验到的只是一个个、一次次结果带来的喜怒哀乐,很少从学习生活本身获得体验和感悟,那这个孩子人生中最美好的这十几年的生活很难说是美好幸福的,指望他今后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也不容易。我不可能彻底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生活方式,我坚持,只是想为他们的学习生活增添一抹亮色。

当然周围对于“小组合作学习”的质疑、否定,我也没有置若罔闻。

普通老师否定“小组合作学习”一般都是觉得投入那么多,学生的分数不见得比传统教学下高。专家学者质疑“小组合作学习”往往都是从目标达成、课堂生成角度看觉得华而不实、效率不高。这些质疑、否定并不能掩盖“小组合作学习”这种方式的优越性,只能说明我还不能很好地驾驭这种学习方式。

怎么才能驾驭好这种学习方式?务必要处理好个体独立学习与小组合作学习、学生自主学习与教师指导教学这两个关系。这是我在最近一年多的学习、实践、反思中认识到的问题。

小组合作学习旨在通过小组讨论,互相启发,优势互补,共同解决个体无法解决的疑难。

但是离开学生个体的独立学习和深入思考,相互间的交流和讨论就不可能有深度,不可能有启示,个体对小组内的不同见解、观点也根本无法提出真正意义上的赞同或反对,无法做到吸取有效成分并修正、充实自我观点。个体独立学习是小组合作学习的前提、基础。然而传统方式下的教学以问题为核心,以问答为方法,难以引发学生真正的独立学习和深入思考。

小组合作学习方式下的语文教学我尝试以活动为中心,通过目标问题化,问题任务化,任务活动化促使学生真正的独立学习,深入思考。一般的语文学习活动就是“听说读写”,尤其是“说”和“写”更能够引发学生的独立学习和深入思考,所以在教学活动设计中我更加重视。比如说在《看云识天气》这一课的教学中,我将许多琐碎的问题融合到一个表格中,变成了一项可操作的学习活动。

学生自主学习一般只能解决现有发展区的问题和书本的浅层问题,而最近发展区的问题和书本的深层问题需要教师的指导。教师怎样指导教学才能促进学生自主学习?后来我读到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话谈到了语文课堂的“五个有效”:有效提问、有效对话、有效阅读、有效训练、有效迁移。我感觉这段话中包含了学生自主学习与教师指导教学的关系,经过反复研读,冥思苦想,我画出了一张图表。

在后来的教学中,我经常参照这张图表指导学生自主学习。

具体来说,有效对话包括教师和文本的对话,学生和文本的对话。教师和文本对话就是钻研教材。

在钻研教材中教师发现疑难问题,想到解决途径。针对这些疑难问题和解决途径设计的提问成为有效提问。这些有效提问为学生和文本对话架设起桥梁。

学生在桥梁的作用下和文本有效对话,实现整体感知、语感培养、情感熏陶。这个过程就是学生的有效阅读。教师和文本的有效对话不仅要发现疑难问题,想到解决途径,还要有教师的精妙理解、独到发现。

在学生有效阅读之后,教师以活动的形式与学生分享自己的精妙理解、独到发现,这就是有效迁移。在有效迁移中针对文本的表达、思路、结构、特点进行的训练就是有效训练。

以上就是我最近的一点认识和体会。

就我自己目前的状况,也许无论怎样努力,能力和水平都难有飞跃,但是坚持课改,不断反思,为我这个平凡的教师增添了一抹亮色。课改从改变观念开始,到最后改变心态结束。中间要经历怎样一个过程?还是一位教育专家说过:理念变观念,观念变方法,方法变文化。

这当中每一步的变化都会为我们的教育增添一抹亮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