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把持重拳反击,美团这次真的慌了

时间过去不到一个月,互联网反垄断的第二枪就这么打响了。小雷还记得在4月10日,市监管总局就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阿里重拳出击。经过前期扎实深入的调查,市场监督总局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决定对阿里巴巴集团实施“二选一”的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

咳咳,这个“二选一”很关键,大伙先认住它。而这次罚款金额,按照阿里巴巴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的4%来算的。

以阿里巴巴19年境内销售总额 4557.12 亿元来算,这笔罚款高达 182.28 亿元。

虽然吧..这182.28亿罚款,对阿里还只是挠痒痒的存在。但毕竟是中国有史以来对垄断企业进行的最高罚款,远超中国在2015年对高通垄断行为开出的60.88亿罚款,惩罚力度已经很到位了。这波啊,这波是阿里开了个反垄断的“好头”。

既然市场监管总局能开出第一枪,给出如此重罚,它就能对有垄断势头的企业开出第二枪。

而中了第二枪的不是别人,是咱们最熟悉不过的外卖之王美团。没错,时隔半个月,市场监管总局再次出手,在昨天正式启动了对美团涉嫌垄断行为的调查。

如果最终能实锤美团的垄断行为,这笔罚款肯定不会比阿里轻。

其实在阿里被反垄断处罚后,美团两天后的股市交易日就大跌5.03%。能看出市场对反垄断还是有很强烈的恐慌反应,股民都担心阿里之后,下一个被反垄断调查就是美团。

现在看来,这些股民果然一个个都是预言家...辣么问题来了,美团到底是干了什么,才被市场监管总局盯上?跟阿里被反垄断调查的原因一样,美团也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搞了「二选一」。

“二选一”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限定交易行为,指平台利用优势地位和商家对其的依赖性,采取不正当手段强迫经营者在平台间“二选一”。说白了,企业可以拥有市场支配地位,只要老实做生意,没人搞你。

比如咱们上班通勤的地铁公交,背后是国营企业在运营。因为地铁公交这样的出行工具很难被代替,所以这些国营企业有绝对的市场支配地位。但国营企业并非以牟取利益为目的,甚至会为了保证社会公平性进行控价。

总之,市场支配地位指的是企业的一种状态,本身就不是啥负面描述。

而阿里和美团这样的企业就很离谱,它们是滥用自己的支配地位去强迫用户和商家「二选一」,以求最大化自身利益。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在市场上为所欲为,肆意压榨员工和上调佣金价格。

平时最常见的外卖平台也就美团和饿了么两家,两个平台也一直明争暗斗,谁也不服谁。比如美团为了打压竞争平台,在几年前就搞起了「二选一」的操作。在2017年,美团就利用自己在当地占有率大的优势,要求入驻的商家签订一份协议。

商家签了美团后,会有服务费价格的优惠,但代价是不能再入驻其他外卖平台。在遍地都是美团的情况下,商家如果真想做外卖的生意,也只能强行签这份流氓协议。要是商家非要头铁呢?那美团就把商家佣金调高,排名优先度降低,砸烂商家的饭碗。

最后美团也不出所料地被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2.6万元,罚款倒是小事,这处罚主要是警告作用。在2018年,美团因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被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市场监管局罚款7万元。

按理说,被罚了这么多次,总得学乖吧,但美团头铁得很,罚完继续搞骚操作。

2019年,美团又因为强迫商家“二选一”,被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5万元,并“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除了强迫商家“二选一”,美团还利用自己的外卖“老大”地位,实施垄断定价。身处广东的小雷非常清楚,在广东地区,美团的市场份额比饿了么高很多,身边的同事朋友几乎都用美团点外卖。

而美团就利用这一点,调高了广东外卖市场的佣金价格,很多新开的商户佣金高达26%。大伙想想,自己开店入驻外卖平台,赚的钱还得分26%给美团,这得多离谱...最后连广东餐饮协会官微都出来发声,指责美团外卖的垄断定价。

这就很奇怪喽,美团明明每年都被处罚,但每次被罚完还是敢兴风作浪,继续搞“二选一”和垄断定价。

这就要从处罚力度说起啦,因为以前的处罚大多数是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处罚。虽然同为行政处罚,但力度相比《反垄断法》要低得多,处罚金额最高也就300万元。资本都是以利益为最终目的,这点罚款相比强迫商家“二选一”所赚来的钱,简直是九年一毛。

这也是为什么,美团敢一次又一次搞这种操作。但这次美团被调查,理由不再是“不正当竞争”,而是跟阿里巴巴一样的“二选一”垄断行为。

这样一来,性质就从“不正当竞争”变为“涉嫌垄断”,处罚的金额也不再是挠痒痒。

根据国家《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除了要停止违法行为,还得被罚款上一年度销售额的1%-10%。小雷去查了一下,美团2019年销售额是975亿元。

按照《反垄断法》的处罚力度,处罚金额在9.75亿元 ~ 97.5亿元。

如果说《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处罚力度是挠痒痒,那《反垄断法》则是狠狠扇了垄断企业一巴掌。互联网企业垄断的危害有多大,相信大伙都很清楚。一旦企业淘汰了所有竞争对手并确立了自己的垄断地位,它就再也不用看消费者脸色了。

想定价多少就定价多少,万一有新平台出现,它就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强迫商户“二选一”。商户要么只能乖乖待在原平台,敢去新平台就得被封杀,让商户生意都做不了。希望那些还想搞垄断的企业知道,现在的市场环境跟以前可不一样。

随着反垄断第一枪的打响,以后国家对反垄断只会越抓越严,现在是重点打击“二选一”,以后就会打击“大数据杀熟”。以前企业还可能敢发声抵抗两句,而现在,它们也只能乖乖接受调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