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忘羡别致向,你是我的光荣266,将来再说

陈情忘羡现代向,你是我的荣耀266,明天再说听到蓝湛这样说,魏婴感觉心中仿佛升起了一团火光,整个人都暖暖的。自己傍晚时才刚从蓝家小区外经过,没想到两个人连思念都这么有默契。不过这段时间一直是蓝湛在暗他在明,今天这样的事会不会不是第一次了呢?魏婴突然想起了比赛那天的情景,忍不住求证道:“你来看了我的比赛吧?”魏婴瞪大了眼睛:“你事先就知道今年总决赛在东京,所以离开的时候才选了那里?”“所以比赛之后你才回不来?那这次春节回来能待多久?”蓝湛的坚定似乎证实了一个猜想,魏婴纠结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蓝湛,你不是因为爷爷的反对才离开的吧?”蓝湛点了点头,把腾跃用照片威胁的事告诉了魏婴,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没必要再瞒着了,他们之间本不该有秘密。

“所以车祸本来就是安排好的,爷爷提前知道是个意外?”魏婴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蓝湛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提前结束了职业生涯,一个人躲到国外就是为了成全自己。难怪他只说要等他要相信他,却不肯说为什么,明明是自己连累了蓝家却要蓝湛来背锅,他欠蓝湛的恐怕余生都还不完。蓝湛似乎看出了魏婴的心事,突然开口道:“这些事本该我来解决。

魏婴知道蓝湛心里一直记得江澄埋怨他的那些话,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实在没必要再计较了,魏婴也不再辩解。“他们一早发现你不见了一定会来找你的,我看到你没事,知道你会回来就够了,你还是先回去吧!”魏婴知道蓝湛的意思,却故意开玩笑:“你这个腿脚肯定是飞不上二楼了。“不是这个腿脚也上不去。

蓝湛被逗得淡淡一笑。“如果不是我拉住了你,你打算回去怎么办?”

“爷爷会打你吗?”魏婴一想起那个蓝湛被打的梦,心里就是一激灵。魏婴突然靠过来,掀开蓝湛的衣襟,吓得蓝湛一躲:“你干嘛?”“所以上辈子你就背着我偷偷受罚,这次又背着我干了这么大的事。

魏婴本来就随口说说,没想到蓝湛居然真诚地认起了错:“蓝湛,我不是要怪你。“我知道。蓝湛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轻轻推了魏婴一把:“时间不早了,多少睡一会吧!”(接下来大家可以自由发挥了,甜度自己掌握。

忘羡文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大家支持猴子的白日梦。)。

相关文章